5米青少年考上复旦生生,赤峰早报

由于幼时营养不良,他身材矮小,至今不足1.5米,且双腿畸形。当年,尽管他成绩优异,却因体检不合格多次被学校拒收。为了生活他种蘑菇,到街头摆摊。后来他终于被兰州大学破格录取,又先后成为上海大学硕士和复旦大学博士生。不久前,他获得复旦大学最高级别奖学金。从街头小贩到复旦大学优秀博士生,漯河市的魏宏远走出了一条不寻常的路。少年坎坷5岁那年,魏宏远的母亲病逝,家中欠下巨额外债。由于经济困难且子女太多,父亲只好把魏宏远寄养在舞阳县一个远房亲戚家。亲戚家已有了三个孩子,也很穷,魏宏远经常挨饿,每天最多吃两顿饭,还要捡柴、割草、放羊、喂兔子、拾菜叶。“我的童年就像契诃夫笔下的凡卡。”魏宏远说,那时他蓬头垢面,浑身生满虱子,冬天手脚冻得流脓。“当时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吃一顿饱饭。”由于营养不良,他的发育受到严重影响,成年后身高不足1.5米,而且膝关节外翻,两腿畸形。“中考之后,虽然我的分数高出重点高中分数线数十分,却被拒之门外。”魏宏远说。魏宏远没有向命运屈服,他敲开了县教育局局长办公室的门。虽然由于紧张而语无伦次,但他还是讲清楚了没被录取的原因和想上学的愿望。听完魏宏远的诉说,这位好心的局长写了一张条子,于是,魏宏远成了一所普通高中的“高价插班生”。“有了上学机会,我在绝望中获得了一份希望。”摆摊谋生高考结束后,尽管成绩超过了一类大学录取线,但魏宏远还是被大学拒收了,原因当然还是他的身体。为了赚钱养活自己和家人,魏宏远含泪辍学。“这次落榜使我知道了生活的残酷,不敢再对求学产生幻想。”魏宏远说,当时他很痛苦,可是眼泪和悲痛不能代替生活。“虽然人不仅仅只是靠吃米活着,可是,没有米吃的人根本无法活着。”于是,在当时舞阳县城的大街上,早起的人们开始经常看到一个文弱少年的身影,他推着一辆装满蔬菜的小推车,遇到沟沟坎坎就有些喘不过气来。不久之后,人们发现这个小伙子又改了行,在路边卖起了烧饼。“街头摆摊的艰辛对我并不可怕,可那份歧视的屈辱以及尊严的缺失却使我难以忍受。”魏宏远说,他生性好强,在街上摆摊时看到异样的目光就深感自卑。一年后,他告别了摆摊生涯并暗下决心:一定要继续求学!只有求学才能改变命运!重返校园“跟我学一年吧,我一定把你送进大学。”这是临颍一高谌素娥老师见到魏宏远时说的一句话。如今,10多年过去了,这句话仍让魏宏远记忆犹新。“或许谌老师说那句话时并没有想到,因为她的一句话,一个地摊小贩在数年后成了复旦大学的一位优秀博士。”魏宏远说。“没有健全的躯体和富有的家庭,我是不幸的。可我又是幸运的,遇到了临颍一高谌素娥、巩海生、文俊峰、王何基、汤伟欣等老师,以及兰州大学、上海大学、复旦大学的一些恩师,他们用爱心为我铺出一条发展的道路。”“这孩子学习成绩太好了,而且乐观、自尊、自强。尽管身体有缺陷,可只要有集体活动,他都主动参加。”昨日上午,已经退休在家的全国特级教师谌素娥告诉记者,在临颍一高那一年,魏宏远勤奋得不得了,晚上回到宿舍还打着手电继续看书。一年的勤奋终于换来高考的巨大丰收——在当年报考兰州大学的河南考生中,魏宏远总分高居第二名,结果被破格录取。走进复旦“知识改变了我的命运,知识使我获得尊严,知识给我带来无限的快乐。”“当初选择兰州大学,是因为当年它的学费最低。”魏宏远告诉记者,但为了凑齐这笔学费,他家仍然卖掉了一头大猪、六头小猪和一头小牛犊,还多处举债。在交完第一年的全部费用后,他的口袋里只剩下了几十元钱。于是,他开始了五天上课、两天打工的大学生活。做家教、写稿、发传单、卖彩票、发放调查问卷……为了生活,他干过各种各样的活儿。毕业后,魏宏远回到临颍一高,成了一名语文教师。在教室里,他是最矮的人,他的学生都比他高。在有了固定收入、有了家庭、有了孩子之后,魏宏远依然为自己的理想奋斗不止。2002年,他成为上海大学硕士生;2005年,他又成为复旦大学中国古代研究中心博士生。

核心提示:由于幼时营养不良,他身材矮小,至今不足1.5米,且双腿畸形。当年,尽管他成绩优异,却因体检不合格多次被学校拒收。为了生活,他修家电,种蘑菇,到街头摆摊。后来他终于被兰州大学破格录取,又先后成为上海大学硕士和复旦大学博士生。不久前,他获得复旦大学最高级别奖学金。从街头小贩到复旦大学优秀博士生,漯河市的魏宏远走出了一条不寻常的路。少年坎坷“中考之后,虽然我的分数高出重点高中分数线数十分,却被拒之门外。”5岁那年,魏宏远的母亲病逝,家中欠下巨额外债。由于经济困难且子女太多,父亲只好把魏宏远寄养在舞阳县一个远房亲戚家。亲戚家已有了三个孩子,也很穷,魏宏远经常挨饿,每天最多吃两顿饭,还要捡柴、割草、放羊、喂兔子、拾菜叶。“我的童年就像契诃夫笔下的凡卡。”魏宏远说,那时他蓬头垢面,浑身生满虱子,冬天手脚冻得流脓。“当时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吃一顿饱饭。”由于营养不良,他的发育受到严重影响,成年后身高不足1.5米,而且膝关节外翻,两腿畸形。“中考之后,虽然我的分数高出重点高中分数线数十分,却被拒之门外。”魏宏远说。魏宏远没有向命运屈服,他敲开了县教育局局长办公室的门。虽然由于紧张而语无伦次,但他还是讲清楚了没被录取的原因和想上学的愿望。听完魏宏远的诉说,这位好心的局长写了一张条子,于是,魏宏远成了一所普通高中的“高价插班生”。“有了上学机会,我在绝望中获得了一份希望。”摆摊谋生“街头摆摊的艰辛对我并不可怕,可那份歧视的屈辱以及尊严的缺失,却使我难以忍受。”高考(Q吧)结束后,尽管成绩超过了一类大学录取线,但魏宏远还是被大学拒收了,原因当然还是他的身体。为了赚钱养活自己和家人,魏宏远含泪辍学。“这次落榜使我知道了生活的残酷,不敢再对求学产生幻想。”魏宏远说,当时他很痛苦,可是眼泪和悲痛不能代替生活。“虽然人不仅仅只是靠吃米活着,可是,没有米吃的人根本无法活着。”于是,在当时舞阳县城的大街上,早起的人们开始经常看到一个文弱少年的身影,他推着一辆装满蔬菜的小推车,遇到沟沟坎坎就有些喘不过气来。不久之后,人们发现这个小伙子又改了行,在路边卖起了烧饼。“街头摆摊的艰辛对我并不可怕,可那份歧视的屈辱以及尊严的缺失却使我难以忍受。”魏宏远说,他生性好强,在街上摆摊时看到异样的目光就深感自卑。一年后,他告别了摆摊生涯并暗下决心:一定要继续求学!只有求学才能改变命运!重返校园“我是幸运的,老师们用他们的爱心为我铺出了一条发展之路。”“跟我学一年吧,我一定把你送进大学。”这是临颍一高谌素娥老师见到魏宏远时说的一句话。如今,10多年过去了,这句话仍让魏宏远记忆犹新。“或许谌老师说那句话时并没有想到,因为她的一句话,一个地摊小贩在数年后成了复旦大学的一位优秀博士。”魏宏远说。“没有健全的躯体和富有的家庭,我是不幸的。可我又是幸运的,遇到了临颍一高谌素娥、巩海生、文俊峰、王何基、汤伟欣等老师,以及兰州大学、上海大学、复旦大学的一些恩师,他们用爱心为我铺出一条发展的道路。”“这孩子学习成绩太好了,而且乐观、自尊、自强。尽管身体有缺陷,可只要有集体活动,他都主动参加。”昨日上午,已经退休在家的全国特级教师谌素娥告诉记者,在临颍一高那一年,魏宏远勤奋得不得了,晚上回到宿舍还打着手电继续看书。一年的勤奋终于换来高考的巨大丰收——在当年报考兰州大学的河南考生中,魏宏远总分高居第二名,结果被破格录取。走进复旦“知识改变了我的命运,知识使我获得尊严,知识给我带来无限的快乐。”“当初选择兰州大学,是因为当年它的学费最低。”魏宏远告诉记者,但为了凑齐这笔学费,他家仍然卖掉了一头大猪、六头小猪和一头小牛犊,还多处举债。在交完第一年的全部费用后,他的口袋里只剩下了几十元钱。于是,他开始了五天上课、两天打工的大学生活。做家教、写稿、发传单、卖彩票、发放调查问卷……为了生活,他干过各种各样的活儿。毕业后,魏宏远回到临颍一高,成了一名语文教师。在教室里,他是最矮的人,他的学生都比他高。在有了固定收入、有了家庭、有了孩子之后,魏宏远依然为自己的理想奋斗不止。2002年,他成为上海大学硕士生;2005年,他又成为复旦大学中国古代研究中心博士生。复旦大学最高级别奖学金“川良一奖学金”的评选,是对全校已获一等奖学金的学生重新遴选。近日,在复旦大学这一精英云集的评选中,魏宏远以其扎实的学术根基和勤勉的态度,赢得总分第三名,获得一万元奖学金。“知识改变了我的命运,知识使我获得尊严,知识给我带来无限的快乐。”目前,魏宏远正在准备博士论文答辩,兰州大学主动请他回母校任教,并愿一次性给予10万元的住房补贴、3万元的安家费、1万元的科研启动经费。复旦大学陈广宏教授是这样评价他的门生的:“他献身学术的志向坚定,知识结构的自我完善能力与研究能力皆相当突出,故必将成为一名有良好发展前途的学者。”(首席记者 刘广超 通讯员 郝河庆文图)

本文由伟德体育登陆发布于国际院校,转载请注明出处:5米青少年考上复旦生生,赤峰早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