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解读中国近代史提供新史料,中国对西藏拥有

3月28日下午,离开故土60年后重返上海的宋子文长女宋琼颐女士在复旦大学宣布,包括照片、电文、信函等一系列珍贵历史资料在内的“宋子文档案”解密,公之于众。这是长期封存于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四大家族”秘密档案首次向外界发布。 熟悉二战历史的人大多知道著名的开罗会议、雅尔塔会议和波茨坦会议,殊不知,1943年5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还举行过一场重要会议──太平洋会议。出席方有中国、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的首脑人物。中方代表是时任中华民国外交部长的宋子文,英方代表是丘吉尔首相。 太平洋会议的主题是研究同盟国各成员国在对德、日法西斯交战中的战略使命。可是,会上出现了一个插曲── 5月21日的会议上,丘吉尔突然对宋子文说:“听说中国正在向西藏大举增派部队,准备进攻西藏,那个国家现在很恐慌。”宋子文当即回应:“西藏可不是什么独立的国家,中国和英国间所签订的全部条约中,都承认中国对西藏拥有主权。”当天,宋子文即将此事电告重庆的蒋介石,第二天,蒋介石回电明确答复:丘吉尔的说法是对中国内政的干涉,必须坚决反对。 当时电文如下── 宋子文21日电:“丘相谓,近闻中国有集中队伍进攻西藏之说,致该独立国家大为恐慌,希望中国政府保证不致有不幸事件发生……文答并未有此项消息,且西藏并非所谓独立国家,中英间历次所订条约,皆承认西藏为中国主权所有。” 蒋介石22日回电:“丘吉尔称西藏为独立国家,将我领土与主权,完全抹煞,侮辱实甚。西藏为中国领土,藏事为中国内政,今丘相如此出言,无异干涉中国内政。中国对此不能视为普通常事,必坚决反对。”

昨天,由复旦大学亚洲研究中心和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共同合作完成的《蒋介石宋子文战时往来电报选》、《宋子文与他的时代》、《宋子文与战时中国学术讨论会论文集》等三本著作在复旦大学首发。宋子文长女冯宋琼颐女士及其家属专程从美国来沪,出席了“复旦-胡佛近代中国人物与档案文献研究系列”新闻发布暨研讨会。 这三本书有许多史料是首次披露,涉及诸多历史秘闻,从一个方面为解读中国近代史提供了新视角。复旦大学历史系吴景平教授称,复旦大学目前正与胡佛研究所联合进行近代中国人物与档案文献研究,“宋子文档案”面世只是“四大家族”民国“绝密档案”的首批研究成果。今后,在其后人的允许下,希望能够陆续发布其他民国重要人物的档案,其中包括《蒋介石日记》等。 在西藏问题上与丘吉尔针锋相对 在最新揭秘的材料中,不仅有关于西藏领土主 权问题的,还有关于香港回归和台湾问题等一系列与我国领土主权相关的史料。 据披露,1943年5月21日,英国首相丘吉尔在一次会议上突然对宋子文说:“听说中国正在向西藏大举增派部队,准备进攻西藏,那个国家现在很恐慌。”宋子文当即回应:“西藏可不是什么独立的国家,中国和英国间所签订的全部条约中,都承认中国对西藏拥有主权。”当天,宋子文即将此事电告重庆的蒋介石,“丘相谓,近闻中国有集中队伍进攻西藏之说,致该独立国家大为恐慌,希望中国政府保证不致有不幸事件发生……文答并未有此项消息,且西藏并非所谓独立国家,中英间历次所订条约,皆承认西藏为中国主权所有。” 第二天,蒋介石回电明确答复:丘吉尔的说法是对中国内政的干涉,必须坚决反对。“丘吉尔称西藏为独立国家,将我领土与主权,完全抹煞,侮辱实甚。西藏为中国领土,藏事为中国内政,今丘相如此出言,无异干涉中国内政。中国对此不能视为普通常事,必坚决反对。” 在5月下旬,宋子文几乎每天都和蒋介石有一封到两封电报来往,都表示必须坚决反对英国把西藏分裂出去的企图。 而1943年6月宋子文与蒋介石的电报来往,也留下了二战期间有关香港问题的史料。吴景平教授称,他在胡佛研究所保存的蒋介石日记中发现,蒋介石在1942年12月30日就写到对英国的态度感到“此可忍孰不可忍”,但又写道:“只要正约签订后,则九龙香港必为我军先行进占,造成事实,虽无文字之保留,亦何妨耶。”即蒋介石曾经设想,在盟军反攻时,中国及时派兵进入香港,接受日军投降,造成中国收复香港、香港回归的既成事实。而在1945年,宋子文则在莫斯科会谈后,曾经飞赴美国华盛顿,向美方明确表示,反对香港日军向英国方面投降。 在揭秘的材料中有大量关于我国领土问题的电文来往,都说明了我国的领土主权完整历来不容忽视。 开始策划开发西部资源 在1940年11月30日,蒋介石致电宋子文嘱告美当局推动合作开发华西电中称,“华西物资与宝藏,日人常称为以后三百年虽用东亚全力开发此富源,亦不能完尽,可知其垂涎之切,我国以后经济建设之基础,与国防工业之建立,亦全在华西,川、康、滇、桂、黔、粤、湘、赣诸省皆在内……”虽然蒋介石是要宋子文能够要求美国能够支持当时进行西部资源的开发,使日本不敢再对我国的西部资源虎视眈眈,但也从一定程度上说明开发西部资源在二战期间已引起关注。 在揭秘的“宋子文档案”中,宋子文和蒋介石在1941年到1942年还有大量电文提到希望盟国修建一条由四川经西藏,再由西藏到印度的公路,一度还开始了滇缅铁路的建设。而一些国家出于自己利益的考虑,最终没有采纳中方的建议。虽然当时主要是因为滇缅公路被日军占领后,中国抗战的运输大动脉出现了问题,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中方的抗战物资只能依赖“驼峰”空中运输。但是吴景平教授认为,65年前这段尘封的历史,既证明中国拥有西藏主权不容置疑,也证明了西部地区在当时已显现其重要地位。

(张炯强)据新华社《现代快报

本文由伟德体育登陆发布于国际院校,转载请注明出处:为解读中国近代史提供新史料,中国对西藏拥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