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工资涨5千,被牺牲的一代

本文选自《移民[微博]那些事》的博客,点击查看原文。

本文选自《虚拟世界》的博客,点击查看博客原文

十年在人的一生中是重要的台阶,这期间会经历或多或少的转变。移民带来生存环境的巨大改变,影响了事业和生活,人像是多活了一辈子。回首移民10年的经历,很多人都感慨万千。

  被牺牲的一代:一个加拿大移民不得不回国的经历

郑伟(LisaZheng)来温哥华十年,每一年半到两年就换个工作,甚至换个行业,换个身份。十年中她从学习、工作转为创业投资,不断地跃上新的台阶。她说,认准的事情就全力去做,发现路走不通了就换跑道。

  我的同学自述:

每次换工作年薪增五千

  2001 年初,随着移民浪潮,我和太太技术移民到了加拿大温哥华。移民之前,我在上海的一家规模不太大的软件公司当个部门经理。之所以想移民加拿大,目的很单纯,就是到外面去闯闯,因为老家本不是上海,所有在国外城市和在上海对于我来说,没有乡土之别。在温哥华呆了2年多,觉得国外不是我的要呆的地方,于2003 年底又举家回到了上海,现在又在一家软件公司当部门经理,回到了原点,不过有所区别的是,多了一个宝贝女儿,而且是加籍的。

移民加拿大后经历的十年,她一直在学习和成长。在繁忙工作之余,十年间,她不断为自己充电增值,先后获得四个Diploma和6个证书。

  将近三年的国外经历,再加上又在国内3年了,对于中国人在不同环境生活及工作的差别,感受颇多。

来温哥华后,她换过4次工作,每次跳槽年薪增加5000元,而且可以学到新东西。她是技术移民,没带多少钱来加拿大,但她有勇气跳收入更高的工作。因为不断读书学习新技能,自我增值,加上工作经验的积累,才可以在提出更高收入时,得到老板认可。

  首先给我最大印象的就是第一代移民在国外生活的艰辛。就以90年代末这一代移民为例,很多是技术移民,由于语言的原因,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很难找到与国内相类似的工作,我到了温哥华之后,头几个月试图找软件开发之类的工作,后来发现很难,面试了很多家公司,但言语仍是个很大的障碍,只好放弃。其实在移民前花了很多时间学习英语,自我感觉英语已经基本过关了,出去之后才知道所学的是“中国式英语”。刚到温哥华的移民通常都集中在CHINATOWN的华人社区交流,所以类似的情况见过很多,于是我和很多刚出国门的移民一样,只好放下最初的理想,先找一份工打打,晚上到学校读英语。我在国外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香港人开的制衣厂封箱、搬货,房东介绍的。我的房东是福建福清人,在温哥华开货车送货,他和我工作的工厂老板很熟悉,他是早年偷渡到美国,后再定居温哥华的,据他讲,福清那个地方的男人基本上都在国外,若你一个大男人,不出去会被人看不起,几乎已经变成传统了。

谈到做专业工作,她的经验是:“要有很强的专业背景。无论你在中国拿到什么样的证书,一定要有当地的证书和当地的工作经验。”

  封箱搬货为两个人,另外一个小王,也是技术移民,兰州人,IT出身比我早来几个月。这份工作很辛苦,那家厂业务很多,差不多每天几百箱货要点数装箱。那位兰州同伴自己说,他第一天上完班,几乎瘫在地上,走几十米就要坐下来休息。还好我从小在农村长大,这种体力活还是能顶得住,不过头几天还是要酸背痛的。其他部门里面,有不少和我类似的移民,而且从上海过去的有好几个,质检部门还有一个在上海一个大医院当医生的。

郑伟是学火炮设计的,在中国毕业后分在兵工厂做工程师。这份工作要求严谨,一毫米都不能错。她说,所学专业不一定成为工作,但理工科的学习培养了她认真严谨和逻辑性,对她以后做其他行业都有帮助。在国内她停薪留职到深圳和广州工作,做过出口和招商引资,打开了眼界。还曾在进出口公司做电传翻译,在某大国企做销售。

  和很多新移民相比,我这份工作还算稳定,固定的收入也能够在温哥华立足,而且晚上可以读英语。很多人在餐馆里涮盘子,做小工,很不稳定,即使这样,这样的工作也很难找。现在想想移民中真是人才浪费,很多高学历的人才在那边打打小工。一位在国内西北某大学教书,后来在日本打了几年工,再来加拿大,比我长10 岁的老兄老杨,找了2、3个月的工作没有着落,最后在一个餐馆里涮盘子;另外一个在在国内学的是火箭制造相关专业,也沦为打小工一族,很是浪费。有些早几年来得技术移民,几年小工一打,人也麻木了,原来的专业技术也生疏了,所以很难有用武之地。

2003年,郑伟技术移民来到温哥华。第一个月,先去学了找工作课程,再到一家学院学了半年市场和营销,语言飞越,对文化差异也有所突破。接着到BCIT学了物流管理的第一期。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这时她在一家国际大型物流公司找到工作,做主管的助理,工作了一年半。当时还没有加拿大工作经验的她,为什么可以找到这份工作?她说,这个公司第一考察她在中国的工作经验;第二,考察她的英语水平和电脑操作水平;第三,确认她有吃苦和负责任的精神;第四是问她是否可以承受经常加班。这份工作压力特别大,要接听各种口音英语的电话,还要做大量的数据输入。

第二份工作在列治文一家华人公司,做进出口业务。在谈收入的时候,将年收入谈高了5000元,老板同意了。后来公司业务变澹,她被减员了,就利用这个机会,去一家学院学商业行政管理,学了国际贸易和会计知识,也学习了电脑的技能。在读书的过程中,英文也得到了强化。

快读完书时,接到一个美国大公司面试机会,这是她的第三份工作。这份工作需要的电脑技能她刚刚学会,读完书就去上班了。这份工作比以前的更累,需要做信用证文件,不能出一点儿错,要脑力高度集中。她一直低头做事,一抬头经常眼前一黑。一位同事怀孕不能太累,她接过了部分工作,工作量更大了。

这家公司在温哥华市中心海边,她只能在中午的时候在海边呆半小时,吃饭后走一会儿。这个公司出钱让她到BCIT培训,她就每周用两个晚上学了国际物流的第二期,同时还在高中学英文写作,另外还在读国际贸易证书课程。同时做这么多事,可想而知她的生活是多么的忙碌,没时间休息,也没时间辅导孩子读书。好在儿子学习比较自觉,先在UBC学金融,后来根据自己的爱好,转到滑铁卢大学读政治经济。

那段时间,工作学习都非常累,上班的时候,她旁边的打印复印机一直响,她出现了耳鸣的症状。休了两个月的病假后,她换了工作,年收入再上涨5000元。

她在这家公司培训新同事、规范出口文件,上司可能觉得她太能干了,在她工作上设了很多阻碍,工作不开心。看到招她进来时的面试她的副总裁因为工资高被裁员了,她也有点儿心灰意冷的感觉。于是她下决心出来自己开国际物流公司了。

开公司思维角度不一样了

因为以前的经验,郑伟所有的事情都可以一脚踢。做文件、销售、会计出纳簿记都自己做,自己报关,自己做信用证文件。因为信用证文件容易出错,很多同类公司人员不会做也不敢做,她帮客户做好再交给银行开信用证,速度快多了。

她的小公司很快打开局面,因为别人做不了的事她能做,有解决困难的能力,应付突发事件的能力,客户把事情交给她很放心。

郑伟忙得经常忙得到中午连早餐都没吃,事无巨细为客户考虑。服务非常好,不但帮客户做文件,有的还帮助他们寄出去。所以客户对她很满意,把进口出口都交给她做,还介绍新客户给她。

自己开公司半年后,收入超过过去打工一年的,这次“跳槽”就不只是年薪增加5000元了。而且开公司后,人更自信了,思维角度也不一样了。自己做老板关注的是怎样留住客户让客户满意,怎样跟船公司搞好关系拿到好价格。

到了2012年,物流生意转淡,她就把重点放到投资上,成果很满意。她成为一家投资公司的高级执行董事,还创办了一个投资俱乐部,有共同想法的朋友们经常在她家住宅小区的会所聚谈,游泳健身。她的理念是,不能把用来生活的钱投资,因为投资有机会也有风险。她说,如果赚到钱,她下一步想做慈善,帮到别人,人生才更有意义。她还想写小说,那是她的爱好。

虽然经历了一些曲折,但郑伟一点儿也不后悔移民。她说:“不移民怎知世界如此精彩?”她敢于去冒险,也享受冒险后发现的新天地。

本文由伟德体育登陆发布于关于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每次工资涨5千,被牺牲的一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